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山千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退休老人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回首:拖车厂轶事——福大命大的闫大哥。(16)  

2016-03-05 11:5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闫其顺大哥我已经在拖车厂轶事(13)中对他进行了介绍,这个人用福大命大造化大,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来形容他,一点都不夸张。
          1974年的秋天从九月中旬开始就断断续续的成天下雨,到了下旬则变成了连阴雨。9月23号凌晨1点多是拖车厂老职工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这天夜里老坝河水库决堤,拖车厂遭遇了洪水的突袭而损失惨重。
         造成这次水库决堤的原因,是由于上游的若干小水库先后决堤而形成了连锁反应。这次水灾把昌乐的南北大通道——昌高公路在靠近拖车厂翻砂车间的南边十多米处冲出了一条约二十多米宽,十多米深的大口子;同时拖车厂东大门以北的三十多米长4米多高的围墙彻底冲倒,当时存放在总装车间南边平地上的拖车成品被冲走一部分。
         拖车厂最早的木工模型组是在下料车间的北边的几间平房内,1974年下半年在翻砂车间南边的水库大坝下边盖了四间平房用作模型组的工作间。这几间平房因为向西开门,因而秤为东屋,其中最北边那间单独隔成了独立间作为严大哥的宿舍。
        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文化生活,除了干活就是开会,9月22号雨停后闫大哥睡得较早。前边我已经交待过闫大哥当过兵,人也很机灵,睡到半夜时他被奇异的动静弄醒了,于是他立马下床拉开了电灯,趴在门上往外一看,只见门外汪洋一片,波涛滚滚,他当机立断,推门出去,他推门刚刚出去一刹那,轰隆一声他住的这间房子被洪水立马冲走了。闫大哥水性很好加之离岸边不远,他很快的上了北岸。到这时他才弄明白是水库决口了。他往后又站出十多米后,眼望着波涛滚滚西去的洪水,原来的房基处已是处在河流中心,心想——天啊!我该当不死啊!
        要不是闫大哥训练有素和机灵,这次是必死无疑。您说他是不是福大命大造化大,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过后闫大哥回忆说,他刚醒来时听到的那奇异的声音就是南边那三间房被冲走时的的响声。
        拖车厂所处的位置是南高北底,东高西底,当水库大坝还没有彻底冲开时水是先进的拖车厂东大门,东大门是个很大的铁栅栏门,大门上挂满了树枝等物而洪水受阻后,就冲开了30多米的围墙。
       那天晚上我上二班,也就是半夜12点下班,当时我住在厂里最后边东头那座二层楼的一楼,具体是走廊东边的那个房间内。当我被吵闹声惊醒时,穿着刚买了来不久的朔料凉鞋懵懵懂懂的去开门,结果是将门上的开关一拨后快1米深的洪水立马涌进了房间。我赶紧跑到l楼上,当时狼狈的丢了一只拖鞋。我跑到楼上后约半就断电了,楼上的职工议论纷纷,都猜想这水是从哪里来的呢?两个小时后大坝被彻底冲开这儿也就不再流水。第2天我用米尺量了量洪水留在墙上的痕迹正好92公分。大水将这座楼的地基东边冲出一个大坑,有个职工在这个坑里捡了一只2斤多重的甲鱼。
       那个夜晚,叫我一生难忘;那个夜晚,闫其顺大哥也绝对一生难忘;那个夜晚,让拖车厂的好多人终生难忘。

(今下午我通过关系找到了已经63岁的于志英女士,她和我说:“那晚上她也是12点下班的”)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