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山千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退休老人

网易考拉推荐

乡愁篇:突破围墙(4)  

2017-06-23 07:1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村子是明朝洪武二年建村的,洪武元年是1368年,也就是1370年建村,到今天已有647年的历史。原来村子的四周有一圈三米左右高的土围墙和有三座大门,这墙和这门何时建造的却没有任何记载,五十年代末我开始想事时,这些圈墙的大部分还比较完好的存在着。
       这三座门分别是南门、西门和东门,其实东门的方向是东偏北,叫北门更名正言顺,但为何硬是叫东门也没有说明白的。除了这三座大门,在围墙的西北角于明家院子西墙外北头开有一小便门,在东场院成文家东边也开有一个小便门,这些便门是否是当时建墙是开的,也没有任何记载。
        这三座门数东门外的田园风光最好,一出大门视野很开扩,大门前方的是去小下坡的大道,路得两边植满了好多大柳树,春光明媚时这儿到处是生机,夏天蝉声此起彼伏,就像一支大乐队在演奏,秋风萧瑟时又是别有一番风景,冬天白雪皑皑,一片银装甚是漂亮。从大路往北走不远往东有一条去北涝哇的小道,紧靠小道西北边就是清水湾,这个湾常年水质清澈,很有神秘色彩。到此一游真叫人感到小桥流水,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往。西则是围墙后边的小道,这条小道一直沿着围墙外侧通到西大门外后西大路衔接。西门外一出门就是干河子,路得南边是一个很深的大坑,东西窄南北长,这个大坑是村民长期取土而形成的,下大雨时里边就会灌满水,不过这个地方不存水,湾水很快就能渗入地下。过了干河子不足一里路便是理家庄子村。西大路是居住在村子以北人家赶红河集的必由之路。而一出南门,路东就是庙湾,湾的西北角处就是一座土地庙,这个湾的名字就是因庙而得。再往南就是去清泉的大路,在南崖头与一条西南东北方向的路交叉,据说这是民国时坊子通蒋峪的官道。儿时我听焕臣二大爷讲,这儿曾经跑过坊子到蒋峪的汽车。这个地方为什么叫南崖头,从地形上看是由北向南逐渐升高,而过了干河子又逐渐降低,这从当时两边的地形看一目了然。
       南门的产权是我爷爷的,这是分家时他从老爷爷哪儿继承来的,我想事时南门的门框还有。贴着南门往南的围墙先是经过清河(文良父亲)我大爷爷的园子东边,再经焕文(培兰父亲)我大爷的园子地东边,然后围墙向西拐弯,这儿是于明家的一块地,这块地明显的比南大路低低一两米,这段围墙当时连地基都看不出来了。从这儿往西就是我家的地头了,我家的地头紧挨着焕武二大爷家的地头,再往西一直到围墙在西南角后改变方向往北,我想事时这一段是残墙断壁,即围墙没了,但是地基却非常明显。从文焕(培义父亲)大叔家园子南头起往北,这段围墙保存完好。这段围墙到陪武家园子后在这儿拐了个九十度的直角向西走去,这段围墙里边是陪武二叔家的菜园子。由于有这段墙形成一个三角又是向阳面,因此这儿春天时草发芽特别早,有一年冬天我曾到过这儿,温暖的太阳照到这个角落,一点风都没有,在这儿晒晒太阳感到特别地舒服。过了这段弧形围墙一直到清河大爷爷家的西园子这段围墙仅剩墙基。清河大爷爷家西园子这段墙保存一般,再往北就是西大门了,我想事时西大门仅仅剩余残壁。从西大门起围墙先是向西,然后成半圆形转北,这一段是火烧房老爷爷的家产。从这儿开始围墙先后经过于文家的园子后已经向东北方向偏离,到于明家房西时已经彻底向东,直到东门这段围墙基本保存完好,从东门出来先是向东再转向南,这段围墙的外边可能当时建墙取土而留下来很深的壕沟,当时沟里的水常年不干,水大时则流入庙湾。走到到乐义家园子后围墙是东西方向,靠庙湾的这段围墙也是基本完好。从乐义家园子向西一直到南门,这段围墙荡然无存。南大门往北的湾崖上仅仅能看到当年用砂灰预制的地基。
       一出围墙大门的路都称作大路,于是便有了南大路,西大路和东大路的称谓。出了南门,路东左边是庙湾,右边是清河大爷爷的园子。再往前走走左边是同升家的菜园子,右边是焕文大爷的园子,在焕文大爷园子的路东是焕祥三叔的一块三角地,这块地不大每年也就是种植点苘麻一类的作物。在这块三角地的东边就是过去的坊子到蒋峪的官道。听焕臣二大爷讲,民国时这儿曾跑过到蒋峪的汽车。
       我上小学时,村子里还没有哪家在围墙外建房。当时唯有焕臣我二大爷他们的互助组在北围墙外建了个场院,以便打场晒粮。真正的突破原来的围墙防线到围墙外建房是1958年公社化以后的事。
        1958年公社化以后我们村改称“双喜大队”,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我估计与小下坡村并入我村有关。成立公社后我们村本身有六个生产队,每个队都在家东建立了一个场院,场院里有牲口棚,有生产队里的仓库,有饲养员宿舍,以后生产队里的副业等也在这里开花结果。家东的一片场院仿佛就是一个小村庄。
         文革期间到文革以后,不少人家都建了新房,这时已经突破原来围墙的限制,向北,向东,向南都在发展,第一个在南园里建房是永富二哥。这样原来围墙的北面形成了一条东西走向的大街,村子东墙外也是形成了一天南北走向的大街,由于大队部在这天街上,因此这条街成了村里最主要的一条街道。
         改革开放后这个村里不少村民抓住机会收购、加工、批发花生米而走向了致富的道路,这些人家在南大路北旁建起了花生加工厂,这些加工厂从十三支开始一直往东和贾家城官的门头房连到了一起,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规模,据说在全国都有很大的影响力。还有一部分人家在原来的台子湾以东建起了几十家养貂场,这儿和一个村庄已经没有更大的区别,只是为了给所养的动物一个安静的环境,因此在这儿不能燃放鞭炮和弄出大的动静,以免动物受到惊吓。
        现在老家的村子,较比解放初面积大了一倍还多。大量的农田都成了房屋。而自大改革开放后,青年人大量进城打工落户,农村的房子空置率都很高,在老宅子居住的多是老弱病残,这一问题成了全国普遍现象,随着城市化的进程的加速,这个问题是否能妥善解决呢?这是的很大现实的问题。
       现在有数百年历史的老围墙一点横迹 也没有了,留给我们的仅仅是美好的回忆。现在的年轻人对这些几乎毫无兴趣,故土对他们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他们正突破思想上的围墙,向着更加美好的生活  前进。  
           
                                                                                                                                                  2017.6.23于南京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